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余运彪在《红楼梦》与《石头记》之间

为了一个真相而奋斗终身

 
 
 

日志

 
 

《金陵十二钗》与《雍正十二美人图》  

2018-06-18 18:36:58|  分类: “游”山“玩”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金陵十二钗》与《雍正十二美人图》

2018618日星期一16:36:20

这是一篇“类”学术论文,假如您看不太懂或者看了觉得“吃力”,一则说明专业积累不够,二则不是“余”博客的忠实读者,其它的就不用废话了。

每天上网浏览资讯,即是日常的“功课”,也是生活的“必须”。前两天看到一篇文章,名为“皇帝的女神:《雍正十二美人图》中的隐秘审美与渴望”,产生了一点点“共鸣”,及时写出来与“大家”共享,同时,也与我的研究“不谋而合”,所以,恰逢今日是2018年的端午节,也算是奉献给“大家”的一份礼物吧。

为了阅读方便,将文章中的资料部分加以引用,而其它“议论”部分“大家”有兴趣可自行搜索看一下,就不在这儿“占篇幅”了。我也在此感谢文章作者给我增长了知识以及研究的帮助,也希望将来能够有机会去故宫博物院看到真迹,则不愧为乃人生一大乐事矣。

引文:故宫博物院收藏有一套《十二美人图》,绢本设色,一幅一像。关于这套美人图,故宫博物院研究员朱家溍先生曾发现一条重要的内务府档案资料:雍正十年八月二十二日,据圆明园来帖,内称:司库常保持出由圆明园深柳读书堂围屏上拆下美人绢画十二张,说太监沧州传旨:着垫纸衬平,各配做卷杆。钦此。本日做得三尺三寸木卷杆十二根。根据清代内务府档案的惯例,凡是托裱嫔妃们的画像都是记载某妃喜容”“某嫔喜容”“某常在喜容,最概括的写法也要用主位,而不可以仅仅是用美人来称呼。绢画上雍正皇帝的落款和钤印如破尘居士”“壶中天”“圆明主人均是他在藩邸时使用的别号,但他只在1723年登基前使用过它们,可见这十二美人绢画原本是胤禛做皇子时被裱在圆明园深柳读书堂的围屏上的。(中略)。胤禛对深柳读书堂充满感情,在他为圆明园所写的诗歌中,深柳读书堂是频繁出现的主题。十二美人图尺寸很大,画中的美人几乎与真人同大,身着汉族女子的服装,画风写实,几乎如临真人,他命人将十二幅美人图裱成围屏,陈设在自己极为眷恋的深柳读书堂里。(下略)

这段文字“一般人”读后,也许就是增加一点逸闻趣事而已,但对我而言却是“不一般”,因为我一直以来找不到任何资料来“佐证”《石头记》(《红楼梦》本名,论文中应以《石头记》为宜而“俗呼”则不太妥当。)作者李鼐“究竟”是在皇宫中“听差”还是在某一个王府中“伺奉”?这一段“隐秘”的史料,可以间接地“说明”,在被雍正抄家缉拿前,十有八九是“呆”在雍正登基前的藩邸中的,不然《金陵十二钗》与《雍正十二美人图》的“巧合”,就是非常令人“奇怪”的事情了。当然了,假如“你”知道了《红楼梦》的真正作者,也就不难猜想到作者的创作动机及原始“冲动”意欲何为了,除了“因为传他所以传我”之外,还“恨之入骨”地咒骂雍正矣(详细专文我当在他处述说,此处简而言之吧。)。因而,“内廷索阅将为禁本”。这也间接地“解释”了,为何八十回后会“迷失”,为何“乾隆中京城忽出《石头记》”,而直到乾隆末期程伟元高鹗活字印刷刊版《红楼梦》之后,方才风行于朝野海内外“洛阳纸贵”“脍炙人口”。野史之中,固然许多编撰与虚构之处,但往往“空穴不来风”,倘若与“正史”对照一下,“反过来看”,去粗取精去伪存真,那么。历史的真相也就不远了。

中国改革开放这么多年,非亲身经历者不知“当年”究竟是何样子的情形,别说9000后就是80后们,阅读“史料”能够了解多少?遑论二百多年前的事情,更是年代久远天翻地覆矣。呵呵!还是祝“大家”端午节愉快吧!

2018618日星期一18:00:31

  评论这张
 
阅读(71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