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余运彪的博客

从今而后,实名制了

 
 
 

日志

 
 

辈分“问题”(附注:小记“孔老”)  

2014-09-01 22:18:17|  分类: 《写不成行,字不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491星期一09:03:48

“拄拐底孙儿,摇篮底爷爷”,如同“酱紫”意思底“话”,“赫然”见于《红楼梦》中,但因为早就有过切身体验,故而未觉啥子“稀奇古怪”底,只不过“自此”之后,咱可是“不敢”轻易“叔叔阿姨”底胡乱“叫唤”了。上学之后,老师们都反复“叮咛”俺们,要有礼貌,见了“大人”要“尊称”,方才是好学生,云云。一次家里来了亲戚,从年龄上看,很显然“余”得叫对方“叔叔”这一级别底“干活”,但“客人”走了之后,父亲大人“不经意”之间,跟“余”说,从辈分上说,“那人”应该称呼“余”为“叔叔”,并且“反问”道:你难道没有听见“那人”叫他“余爷爷”吗?“余”是“真”底很“无语”,敢情“学问”如此之大,学堂里及书本上是“根本”不够用底。父亲大人继而“解释”俺名字说,“运”是辈分字,“余家”上一辈底“字”是哪一个,下一辈底“字”又是哪一个字,同族中底人,“见”了这么一个字,就知道相互之间如何称呼了。原本父亲大人还饶有兴趣底将本族底辈分字“顺口溜”底说出来,但见“余”毫无兴趣,十分扫兴底“打住”,也知道“余”不喜与人打交道,自此也就不再提及。

这几年每次“进京都”,下了火车“第一站”,都是直接去拜访“孔老”。据老爷子自个儿说,他是1920年生人,则今年已经是九十四五底寿星了。对于红学史颇有点了解底人,是“应该”指导这位“孔老先生”底大名底,“余”于此“讳”之,以示尊重尊敬之意,“看热闹”底“闲暇之人”,不必知道也“可以”,不过,“自然”也就不会“知道”为啥“余”接触接近这位“孔老先生”底缘由了。“坊间”,对于这位“孔老”底评价可谓“水火两重天”,泾渭分明,“余”曾经亲耳听到“酱紫”两种极端底说法,所言之人,也都可算作如今世俗社会中多少有一点点地位及影响底人。“道听途说”,既没有现场录音,也不曾当场“笔记”,故“转述”便不甚妥当,还是“省省”吧。“余”阅读吴恩裕先生所著底有关红学方面底书,本以为这位“孔老先生”可能已经是不在了底,谁曾想。。。。。。;说到与“孔老”底相识,则不仅是“传奇”,“估计”没有个几万字十几万字底篇幅,“一般人”可是搞不明白底哟,因而此处也就不赘言了,留待以后有时间“慢慢聊”。“老爷子”底脾气,说好也好,说不好也不好,根据“余”底观察,看分啥人了。“余”也是经过两三年底电话交流,“孔老”方才应允“余”到家中拜访底请求。见面之后,一直到现在,“余”但凡说出来底啥话,看见“老爷子”不高兴了,也就打住,不往下深谈,除了等待,还是等待,指望“孔老爷子”自个儿说出心中底想法。今年去,“老爷子”很肯定底自言自语底说,研究红学,其实“应该”关注“老于家”才对。闻听此话,“余”当即接口说,孔老啊,孔老,“余”年年“进京都”,最大底目的,其实就是找寻“老于家”,只不过“老于家”没有寻到啥,意外底找到了“您”这位“老孔家”及其后人啊!这么多年了,终于“等到”了这一句话,也算是“不虚此行”吧。“老爷子”不啃气了。“余”接着说,假如“这”也是“您”底一件心事及遗憾事儿,“余”底研究,也算是“报答”您底一种方式吧。各位“客官”,或许对这些“寥寥数语”,感觉有点“云遮雾绕”底,那么,“您”就不是“余”这个“博客”底“老熟人”了,没有“阅读”过“开篇”,诸如“石头记上红楼梦”、“红楼梦中石头记”之类底“杂文”,以及“余”公开发表底论文。“余”也并非是“卖关子”,而是因为事情底复杂程度,远超出“一般人”底想象。鲁迅、胡适等人,皆乃天赋异禀非等闲之辈,“余”能够“站”在“这些人”底“肩膀”上,“登高远眺”,“攀登”底“艰难险阻”,绝对是超乎想象底。三言两语就可以说底清楚,“您”以为“大家”都是“吃干饭” 喫素底呀?“孔老”说,他是见过胡适,以及鲁迅“真人”底。“余”也不答言,“放任”其想到哪儿,说到哪儿。这么大岁数底人了,“您”还与其“顶真”,非被其家里人给轰出家门不可。“孔老”如今可是四世同堂底了,重孙子都有了。“余”去年“进京都”,就在电话里说,希望“孔老”底孙子,可以研究一下他们“老孔家”底家史。据“孔老”自个儿对“余”亲口所说,他们是“南孔”,他母亲是富察氏。“余”今年“进京都”,正好遇见他孙子来看望“老爷子”,“余”就对“年轻人”说,你们“老孔家”底“基因”可是很高贵底哟,作为“家里人”,不仅有自豪感,而且多少也应该知道一点家史吧?“年轻人”大概是八零后,说如今人们都很现实,看不到结果与效益底事情,是没有人愿意干底。“余”不禁语塞;是啊!想想自个儿所作出底巨大牺牲,所遭受底热嘲冷讽及白眼,世态炎凉“五味杂陈”,哪有“效益”两字可言,没有弄到“穷困潦倒”底底部,都“可以”烧高香“阿弥陀佛”底了,还劝说别人也像自个儿一样底“傻帽儿”,那“余”也太不是一个人了,太不是“东西”了。过好自个儿底小日子不行么,非得舍“小家”为“大家”,哪有“酱紫”做人底?

人逢知己千杯少,话不投机半句多,“余”所认为底“正事”进行不下去,则还是回到俗世来闻食人间烟火吧。“余”其实到“孔老”家里去,彼此之间底称呼,也是一件很尴尬底事儿。“孔老”说,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那么,他底儿孙辈,“余”还真不知道该如何称呼了;难啊!

希望“孔老爷子”长命百岁,明年再见!

201491星期一22:00:29

  评论这张
 
阅读(2499)|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